当前位置:阿格信息门户网 > 社会 > 长城证券又栽1位所长:与女基金经理3亿老鼠仓赚300万

长城证券又栽1位所长:与女基金经理3亿老鼠仓赚300万

时间:2019-10-28 12:47:51 点击:3859次

昨日,中国司法文献网披露的“袁志行利用未公开信息处理二审案件的刑事判决”显示,2019年8月29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定一审被告欧阳志行和上诉人袁某利用未公开信息处理交易有罪。然而,欧智行的有期徒刑减为三年零六个月,袁某的有期徒刑减为两年。欧智行的罚款减至320万元,袁某的罚款减至15万元。

首先,欧智行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和350万元罚款。元被判入狱三年,罚款20万元。

根据判决,欧智行,男,1978年2月18日出生,犯罪时是深圳长城证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证券”)的证券研究员。

袁谋,女,1980年12月26日出生,犯罪时为泰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信先进基金”)泰信先进战略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泰信先进基金”)第三单元基金经理。

据新闻报道,欧智行当时是长城证券金融研究所所长。早在2017年8月,“欧智行被抓获”的消息就在市场上传开了。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从业人员的注册信息,欧智行先后在东莞证券、平安证券、海通证券、华创证券工作。他于2014年5月3日成为长城证券的分析师,并于2017年10月19日离职。

欧智行加入长城证券后,在选择新财富方面给长城证券带来了突破。根据2014年12月长城证券的相关动态信息,长城证券金融研究所纺织服装行业研究人员欧智行和黄晏殊团队入围“第12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并跻身前7名。此外,欧智行在华创证券任职期间还两次获得新财富奖。

鼠仓事件中的另一名主角——泰信基金的袁谋(Yuan Mou)于2007年5月加入泰信基金,先后担任研究部助理研究员、金融咨询部研究员、研究部高级研究员、泰信优质生活股票基金助理经理。自2012年3月起,他一直担任泰信先进战略的基金经理。泰鑫贤是袁谋担任基金经理时唯一管理的产品。

2012年6月至2016年3月,欧智行经常向当时的泰信基金泰信高级基金三股基金经理袁某推荐股票,并利用其长城证券研究员的职位,被公司任命为泰信基金提供证券研究咨询,提出具体的买入或卖出建议。

袁某知道区智行非法买卖股票,仍然使用他负责管理的泰信预支基金买卖区智行推荐的股票,并向区智行反馈未公开的信息,如泰信预支基金相应股票的投资决策和交易。另一方面,欧智行利用上述从人民币某个地方获得的未披露信息,违反规定,利用其控制下的“卢某”、“牟阳某”和“陈某2”名下的证券账户,在台新垫款之前、同时或稍晚于该垫款买入和卖出79只相同的股票。聚合交易金额超过2.81亿元人民币(以下货币相同),非法获利超过342.3万元人民币。

在欧智行之前,长城证券金融研究所所长也受到了处罚。2017年9月1日,中国证监会披露,长城证券董事长前助理、金融研究所所长黄钦来被没收人民币1454万元。根据中国证监会的通知,黄钦来于2011年12月1日至2014年8月20日在长城证券工作,并于2012年1月13日被任命为行长助理兼金融研究所所长。任职期间,黄钦来利用“元牟瑞”、“兰某”、“李某”的证券账户买卖股票,交易总额约为1.08931亿元,利润约为336.5万元。

长城证券的一名研究人员和泰信基金的一名女性基金经理,因非法获利2.8亿英镑、非法获利300万英镑的集中交易,一审分别被判处5年和3年徒刑。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被告人欧智行和袁谋利用未公开信息进行交易。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5日作出(2018)上海市第五十一号刑事判决(以下简称“原判决”)。

根据原判决,2012年6月至2016年3月,被告欧智行频繁向当时的泰信基金泰信先行基金3股经理袁某推荐股票,并利用其长城证券研究员的职位,被公司任命为泰信基金提供证券研究咨询,提出具体的买入或卖出建议。

2017年8月15日,被告袁某和欧智行分别被公安机关抓获。欧智行在第一次审判中还了相应的钱。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欧智行和袁某分别作为证券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的员工,共同使用袁某因职务原因获得的未披露信息,违反规定,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交易活动。他们的行为都构成了利用未披露的信息进行交易的犯罪,尤其是严重的共同犯罪。欧智行在共同犯罪中起着重要作用,是主犯。袁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是从犯。欧智行和袁谋都供认了自己的情况,并自愿供认和处罚。欧智行退还相应的钱。

基于上述情况,袁某被依法减轻处罚,瞿志航被依法从轻处罚。公诉机关量刑建议中关于量刑的部分是适当的,应当依法采纳。但是,鉴于袁是一名具有特殊主体地位的基金管理人,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不宜申请缓刑。

在此基础上,原判决依据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和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和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三条和第六十四条的规定,被告欧智行因使用未公开信息进行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350万元。被告袁某被判处三年监禁,罚款20万元。违法所得应予追回。

泰信基金女性基金经理申请缓刑

一审判决下达后,一审被告袁某对判决提出上诉。上诉人袁某对原判决中发现的事实、证据和指控没有异议,但提出原判决量刑过重,请求缓刑。

上诉人袁某的辩护人认为,虽然袁某客观上帮助和配合了欧智行的犯罪行为,但他的主观恶意并不严重,有从犯、自白、自白、处罚等从宽处罚情节。他要求从轻判处缓刑或一年零三个月的徒刑。

原审被告欧智行对原审判决没有异议。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审判决中上诉人袁某、被告人欧智行利用未公开信息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可靠充分,审判程序合法。建议二审法院维持欧智行的原审判决,根据宽大的认罪处刑规定,并考虑到袁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进行处罚。

二审长城证券研究员获得1.5年减刑,泰信基金的女性基金经理获得1年减刑

上海市第二审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原判决相同。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上诉人袁某和被告欧智行犯有交易信息未公开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可靠充分,审判程序合法。他们两人都构成交易未披露信息罪,法院对此予以确认。根据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第一款的规定,利用未公开的信息从事与该信息有关的证券期货交易活动,或者明示或者暗示他人参与相关交易活动,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2019年7月1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未公开信息交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非法收入在100万元以上的未公开信息交易,视为“严重”。鉴于本刑事司法解释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已经生效,原审上诉人袁某和被告欧智行的定罪量刑应本着宽大和年老的原则。

审理此案的上诉人袁某和被告欧智行利用未披露的信息进行类似交易,交易额达到2.81亿元,非法利润324万元。根据上述司法解释,本案情节严重。上诉人袁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他是从犯,有坦白和自愿坦白的情况。原审被告欧智行在共同犯罪中起了主要作用。他是主要罪犯。同时,他有坦白、自愿坦白、处罚和退还相应款项的情况。考虑到犯罪的事实、性质和情节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他决定对他们两人从轻处罚。

2019年8月29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如下:1 .维持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8)第五十一号刑事判决第三项,即追回非法所得。

二.撤销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8)上海市第五十一号刑初字第01号刑事判决书第一、二项,即被告欧智行利用未公开信息进行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350万元。被告袁某因使用未披露的信息进行交易被定罪,并被判处三年监禁和20万元罚款。

3.被告欧智行审理此案,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320万元。(监禁期限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拘留的,一日拘留视为一日判决,即2017年8月15日至2021年2月14日。罚金应当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支付。)

4.上诉人袁某因使用未披露的信息进行交易而被定罪,并被判处两年监禁和15万元罚款。(监禁期限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拘留的,一日拘留视为一日判决,即2018年9月5日至2019年11月17日。罚金应当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支付。)

这个判决是最终的。

(编辑:赵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