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阿格信息门户网 > 财经 > 仲博奖金为什么那么高 - 资本助推未来产业布局

仲博奖金为什么那么高 - 资本助推未来产业布局

时间:2020-01-11 16:43:49 点击:1999次

仲博奖金为什么那么高 - 资本助推未来产业布局

仲博奖金为什么那么高,  资本助推未来产业布局

王煜全  作者系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

在积木式创新的崭新时代,资本需要更加系统化地,从资本到资源,为创新企业提供更长期、更全面的支持。

每个时代的资本形式都是为了能支持当时的产业发展。

全球最大的投行基本上都是100多年以前诞生的,像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等等。在投行之后,又迎来了风险投资的发展。今天进入了积木式创新的崭新时代,这个时代又需要什么样的资本形式呢?

惯常资本形式

在100多年前,科技创新都是一些伟大的突破,当时只要有足够的资本,来形成量产和高效复制的能力,就可以缔造一个大企业。

像铺设铁路和海底光缆,开发石油或者制造汽车这类工程,都是需要巨大的资本投入,才能够完成科技创新转化,并且降低成本,实现对市场的覆盖,从而满足社会的需求,并给投资人带来丰厚的回报。

当时的投资银行,通过承销债券和为企业发行证券等方式,为大企业或者大型项目筹集了巨额资金,立下了汗马功劳。

后来随着软件、IT、互联网的兴起,企业,特别是拥有高新技术的初创企业的经营特点发生了改变,一项技术要转化为实际产品,需要一定的研发和用户积累周期,而产品是否能转化成功、并为市场所接受,是不确定的。

因此,投资风险比较高,投对了回报巨大,投错了血本无归。并且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它还需要持续的资金支持。

这个时候,企业需要的不再是一次性的巨额资金,风险投资就应运而生了,风险投资是分阶段地持续投入,你完成一个阶段的指标了,我就给你一个阶段的投入。风险投资的这两个特点,即承担高风险和分阶段的投入,是和当时企业的需求相对应的。

创新生态的新需求

市场在持续改变,需求也跟着发生了变化。

现在的高科技专利,基本上是在小公司手里,小公司没有大公司那样完备的研发能力和足够的支撑能力,于是到外部寻找第三方来协作,从研发、生产到营销,每个小公司都做自己擅长的业务。这就形成了一种生态合作型的创新,就是我们所称的积木式创新,合作就像搭乐高积木,有共同的愿景和目标,把完成这个目标需要的能力无缝地对接起来。

但是,之前形成的资本形式,投行也好、风险投资也好,已经不足以支持这个新的生态了。

为什么呢?

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产业协作的生态,既要考虑多方协作,也要考虑协作者能够长期合作,保证协作者的利益能够长期共享。但是大型投行也好,风险投资也好,都不能解决产业协作问题。

而且现在企业发展,各个阶段需要各个阶段的支持,现在的资本运作模式,天使投资、风险投资、PE 投资等,都只是关注企业成长周期中的一个阶段,各个阶段之间是脱节的、利益是割裂的,各阶段的投资者都没有长期为企业提供资源支持的意愿。

那传统的股票市场能满足要求吗?

我认为也不能。

因为对于投资人来说,投资都是希望获得回报的,他们真正关心的,是如何收回自己的投资并获得利润。所以股票市场会建立一整套的制度,来保障投资者的利益。

这些制度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现在全球都是小公司来主导科技创新,而小公司要想在现有的股市制度下获得认可,往往需要很长时间,不光要有科技,要产品成型,甚至要已经获得市场的认可,甚至要有足够的收入利润,才能上市,从而获得资金支持。

这对小公司来说就是一个两难处境,本来我是需要资金来支持,才能尽快把科研转化成产品、更好地实现收入利润,现在又要有了收入利润才能上市融资,这就变成了一个悖论。

反之,很多大公司本身已经没有先进科技了,但是因为有资本市场的支持,它可以不断地去并购那些拥有先进科技,但是眼前暂时还没有做起来的小公司,用这些小公司的科技来充实自己的产品线,让自己能够活得更长一点。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就相当于一个老年人不断地用年轻人的血液来延续自己的生命,我认为这和科技创新的方向是背道而驰的。 一个真正好的资本市场应该是支持创新,站在年轻的创新企业一边的。 

当然,这几年全球很多地方的股市也在不断地作调整。比如说香港股市,已经可以让没有利润的企业上市了,这是可喜的进步。但他们对企业的市值还有比较高的要求,我们期待资本市场有更多积极的行动,进一步降低先进科技企业进入资本市场的门槛。

力挺积木式创新

除此之外,其实我认为还可以做得更好一点,我们需要这样一种资本形式,就是更加系统化地,从资本到资源,为创新企业提供更长期、更全面的支持。

这其实也是我们的使命。

那么,应该如何打造这样的崭新的投资模式,从而支持积木式创新这个新产业模式呢?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科技创新出现了井喷,意味着需要机构和大企业合作作为天使投资的主体,对科技创新从产业的源头就开始提前布局。 

传统的投资模式里,因为回报周期太长、风险太高,天使投资基金基本上都是个人行为,基本没有机构在做。但其实很多小项目,到最后会被整合到大公司里面去。因此,有明确产业方向的大公司,是可以利用自己强大的整合创新的能力,成为天使投资的战略盟友的。

所以我认为,应该是以机构方式,整合相关的大企业的产业资本,对未来的科技作一个完整的布局,这个基金不是以利润为导向,而是以是否全面覆盖了科技前沿的要点为衡量标准。而它的出资人,应该是需要在产业前沿加强布局,希望能够不错过前沿科技,甚至将来有机会实现并购的大企业。

第二,投资者应该成为企业合作的促成者,企业成长需要的外部资源的提供者和介绍者。 

在中国,成功的企业家往往有谋求与更多高科技企业合作,以及相关产业领域投资的双重需求。而以投资为纽带,也更容易帮助科技企业和制造企业建立信任、高效对接,促成科技成果与产业能力的结合转化。

第三,要帮蓬勃发展的硬科技创新解决瓶颈问题。 

大多数硬科技企业不是死在产品研发的路上,而是死在研发完却不能量产的黎明之前。因为作研发,一个企业一年仅需要几百万美金投入,而解决量产问题,一个企业需要上亿美金的投入。这个比例严重不匹配。

中国如果能够以强大的制造能力使得量产更便宜,再利用资本的手段,用“以租代售”的方式,使得量产成本更进一步地降低,那无疑能够帮助先进的科技企业度过它的量产前的生死关头。

第四,要帮企业尽快上市,更好地利用资本市场实现快速发展。 

一方面,我们可以利用“制造就绪指数”对科技产品距离量产的时间作出评估;另一方面,中国有制造业的专家,可以帮我们判断科技产品化的风险,同时,对科技企业的持续研发能力和市场需求我们都可以作出客观的评估,而对科技企业的市场能力,我们也可以通过他们和国内本领域的市场领导者的合作情况作出判断。

总之,如果对一个科技企业的未来发展潜力更早地作出判断,甚至更早地安排好恰当的合作,无疑可以使这家企业更早上市,更早地利用资本市场的支持实现更长期的发展。

一个真正好的资本市场应该是支持创新,站在年轻的创新企业一边的。

乔集信息门户网